一个老年人的随想

向下

一个老年人的随想

帖子  淡淡的风 于 周日 十二月 26, 2010 12:40 pm

我30多岁的时候,喏,也就是现在,已经很老了,双眼不再清澈,皮肤逐渐松弛,双手的表皮开始龟裂,思维也和我的头发一样凌乱不堪。是的,时间,时间是如此的无情,它可以带走一切,无论是石头、还是树木,甚至连整座城市都难以幸免,在时间洪流的深处,正掀起一波波强劲的潜流,将我年轻的肌肤、阳光的笑容、未知的前途一起卷走,无数波浪潮冲刷后,留在我身上的只有如青蛙皮一般干瘪的苍老容颜。   ­
  人要是老了,身体就愈发冰冷,这使得我每天不得不花很长时间坐在家里顶楼的天台上,喝一杯杂七杂八的茶,安详地晒太阳。每到这时候,我总是幻想,想到西西里岛的艳阳,想到玛莲娜,想到杜拉斯。在我冥想之间,一个玛莲娜一样的女子在西西里的万里晴空下款款走来,拉起我满是沟壑的手,看着我混浊的双眼说:“我始终认识你。大家都说你年轻的时候很帅,而我想告诉你,依我看来,您现在比年轻的时候更帅,我更喜欢您现在备受时间摧残的容颜。”   ­
  哈哈,是的,我喜欢这番话。   ­
  嗯,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能像肖恩.康纳利一样越老越有味道,只是,就我而言,年纪越大只是身上的体味更加馊酸而已,人最可悲的不是不能让时间流得慢些,而是时间流逝自己却更加令人生厌。是的,现在的我很难安心地接受自己的衰老,每当太阳晒久了,体温上升后,我就觉得自己是一条行将死去的鳄鱼,体温升高了却没有力气觅食。我总是想起自己从未向别人提起的形象,他一直在那里,在那昔日的寂静中,在满是薰衣草的山坡上,四月的清风拂过花田,挑起我乌黑的发丝,我就静静站在高坡上,远眺山下的乡村,那么的温暖,那么的令人心醉,我总是张开双臂试图捕捉风的线条,而风轻盈总是轻盈地一闪,手指间只留下细腻的触感。这是所有形象中最令我惬意,也是我最熟悉,最令我心神荡漾的形象,他活在我的心里,时不时对我说“回来吧,回到那个时空里。”   ­
  可是,一切都回不去了,你我总将年轻不再,如同薰衣草总会枯萎一样,如同十二月的大雪总将一切埋在厚厚的雪堆里。 

淡淡的风

帖子数 : 71
注册日期 : 10-11-1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